父母要如何对孩子解说同性恋

同性恋不是疾病,人们不应该歧视同性恋,他们有选择的权利。人们总是这样说,但是换个角度想,当你的孩子问起为什么两个同性人接吻的时候,你怎么回答?这样会不会误导孩子的性教育?

记者:其实我很同情那些父母,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,但是因为你们说,如果不认可,就是歧视、不宽容,所以,他们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。像我们澳大利亚的听友王先生说:“同性恋在我周围处处都是。工作中、邻居、公交车上。在这里你不能议论,因为同性恋这个概念,就像你说黑人怎么不好,有种族歧视一样,所以就忍了。其实我是被大环境洗脑了,被动接受了,但是对孩子不知该怎么教育,有一天他会问你:那个男的和那个男的为什么牵手拥抱?我说那个很正常,那他说:我也去行吗?那我就真晕了!我要说男男不正常,又在反社会潮流,很矛盾!”

李银河:父母不赞成孩子同性恋是吧?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这样想:父母不赞成孩子是左撇子,那他怎么办?!

记者:关键是:您不能把他等同于左撇子一样完全是“先天”的!您也说他的成因没有定论,很可能包含“后天”因素!

李银河:……嗯(沉默)对,如果是后天的,比如在古希腊,同性恋很普遍,每一个少年都有一个成年男性做他的导师,同时也是他的性伴。那从这个情况看,那完全是后天的了。那为什么是后天的,就一定要反对呢?

记者:我的意思是父母有没有可以反对的权利?

李银河:嗯,他们要是想反对的话,反正就是涉嫌歧视呗。

记者:也就是说,还是不能反对?我们很多人都知道一个著名的原则: “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但是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。”与这个原则又相悖了?

李银河:反正,反对的人显得比较不尊重少数族群的权利。


著名性学家:李银河

记者:那么我们有没有尊重这些父母他们的权利?

李银河:就是他们想表达他们的观点?

记者:对!是的!

李银河:因为他还是可能有先天的成分的,如果反对的话,就是对他们的一种压制,一种迫害,或者歧视。

记者:那个话其实可以反过来说呀!只要父母发出声音说:我认为这个事情对我的孩子是不好的,只要发出这个声音,就是歧视,那么对父母来说,不也是一种压制吗?

李银河:(沉默)……嗯,那言论自由的社会就是这样啊,双方要发表观点,你发表你的呗!你就会被人认为是一个歧视性比较强的人。那些比较平静接纳的人,就会被认为是宽容的人。那又怎样呢?如果你愿意去承担“歧视”的名声,那也可以啊!

记者:他不会像发表种族歧视言论一样,要坐牢?

李银河:仅仅因为言论,不会的,发生歧视的行为的时候,才会坐牢。父母可以表达你的观点:我因为爱孩子,希望孩子一生少受挫折,父母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呗,没有人会把你怎么样啊。

记者:那么,同性伴侣也有领养孩子的,像您和您的同伴就领养了一个孩子是吧?他多大了?

李银河:他五年级,14岁了。

记者:现在状况怎么样?记得我采访李圣珍老师时,了解到您儿子在李老师因为有孤独症的症状,在学校跟不上,所以到李圣珍老师那里调适了2年。现在怎么样?

李银河:他现在还是跟不上班,拉分。

记者:他的性取向方面您有担心吗?

李银河:没什么担心,他是非常明确的异性恋!

记者:您怎么知道?

李银河:从小他嘴里就常常说要结婚、生孩子之类的。反正看出来没问题。

记者:对于孩子的教育问题,很多学者也都有共识,孩子需要在一个健全的家庭里成长,他才比较可能有一个健康的心灵。您认为家庭对孩子的教育重要吗?

李银河:家庭当然非常重要,人类跟其它的动物不一样就是,孩子小时候,离开父母是不能生存的。有好多小动物,刚出生一两天,他就能够自己觅食,但人类恰恰就是不可以的,他一定要有一个环境来哺育他,有好长一段时间。一般来说,起码在青春期之前,他是不可能自己独立存活的。

记者:还有在他做人的人格方面,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?

李银河:我觉得那真是很关键的影响,太关键了!有好多人后来得了心理疾病的,后来成了杀人犯的、连环杀手的、心理变态的,各种各样的,好多都是童年环境造成的。

记者:那么我们再回头来看您主张承认的“同性婚姻”,假如你们领养孩子,爱孩子,就要遵循成长的规律来教育。孩子需要在有父母的情况下养育,有人将称之为“标准配置”,是基本“人权”,因为孩子就是一个精子和一个卵子的结合,对吧?那么,你等于是人为地把孩子放到了一个只有父亲没有母亲的,或只有母亲没有父亲的生长环境,对于孩子的教育,尤其是对于今后的漫长人生,会造成什么影响,我们有没有估算到?

李银河:这个……因为现在双亲都是同性的时间并不长,是吧?比如说在美国的马萨诸塞州,它是美国最早批准“同性婚姻”的,这个州有很多同性婚姻的领养的孩子或者单亲,其中一个人生的孩子,在他们当中的调查,好像并没有显出来他们犯罪率特别高,或者心理特别不健康什么的。夫妻关系不好的这个家庭,对孩子的影响坏影响,要比起夫妻是同一个性别但是感情非常好的,那就还要严重。是吧?

记者:那也就是说,您认为孩子应该在一父一母的家庭环境下成长更健康这个规律,它是错的?

李银河:是错的!是异性恋霸权的思维。你看咱们大街上计划生育的宣传画,一个爸爸一个妈妈领着孩子,从来没有说,两个妈妈领着一个孩子,是吧?它的这个霸权是很弥漫的,是吧?弥漫在各处,它影响到人的想法,人们的观念。

记者:但是,也有人类学专家研究认为,人类一夫一妻的婚姻模式,不是人类自己拍脑袋,或者投票决定的,而是人类长期繁衍,流传下来的,最符合自然规律的模式,刚才您不也提到了家庭的重要性?怎么能说这是霸权的呢?您不是前后矛盾了?

李银河:它(异性婚姻)一直是重要的,就是说,它所在人类繁衍的这个角度来说,是养育子女的角度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。所以呢,它一直是主流,它永远都是主流。但它主流并不能证明它就完全正确,是吧?因为,你是主流,那你往往就会形成霸权,是吧?你会忽略,会歧视那些同性恋者。

记者:但是,联合国在1989年设立的国际家庭日,恰恰就是看到目前的家庭岌岌可危,要保护家庭。但是我们现在也看到,大家都在埋怨:社会世风日下、道德崩溃,小三啊,小秘啊……各种各样,家庭解体,也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。您认为应该怎么办?您对这个社会现象担忧吗?

李银河:我觉得就是只能用我们2000年修改婚姻法时的争论了,一个专家是主张恢复通奸法的。他的原文是这么说的,“夫妻双方有忠诚的义务,有一方违背忠诚义务的话,另一方有权诉诸法律处置。”后来所有的专家,大家都起来反对,所以后来就没有写进婚姻法。因为有些东西只能用道德谴责的方式,而不是用法律处置。好比说,现在有好多人去包二奶,去搞小三啊,这都是严重违反婚姻道德的。搞婚外恋、婚外性行为。这个是非常可耻的,违反婚姻道德的,该全党共诛之,全国共讨之,把他们彻底搞臭!

记者:那如果这样的话,那就不结婚好了!是吗?是这意思吗?

李银河:对!不,这样的话,有一些人就不想进入一对一的关系了。那很可能!

记者:对吧!那怎么办呢,那对社会有影响吗?

李银河:那你看在西方,比如说现在北欧国家,有50%的对子都是不进入婚姻的,就是同居。那么在美国、法国,都是30%,就连日本都30%了。所以也是跟这种婚姻道德、婚姻对人性行为的约束,是有关系的。而且还有就是离婚成本特别高啊,后来我移情别恋了,然后要想离婚特别困难,所以好多人就干脆不结婚了。中国现在也有这种单身的上升趋势。

记者:对,美国家庭联合会的统计,美国30%的孩子是非婚生子。所以,联合国设定“国际家庭日”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李银河:对,就是希望大家尽量地还是去结婚,繁衍后代。不过这个社会能不能够繁衍,并不一定跟结不结婚有关,因为在好多北欧国家,西欧国家,我们都会发现,现在统计表明,现在非婚生子比例已经超过婚生子了。也就是说,现在的婚姻确实真的遇到一些问题了!

记者:好,谢谢李老师!

【点评】

林志敏(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):

人除了享受权利,还需要懂得尽上义务。我们除主张“性权利”以外,更要学习“性义务”。教育的任务是让人更进步,更文明。性的进步,性的文明到底是什么?难道是更多的性伴侣,更多的性方式吗?回答人为什么要使用“性”,才是真正的教育方向。“同性恋”的现象至少给教育有这样一个提示:性取向不仅仅决定了孩子将来的幸福,更重要的是决定了一个民族的未来。我们期待家庭的健康成长,而家庭成长的方式,一般来讲,也只有通过异性的结合、父母的教养、道德的引领、社会的规范来完成。